貴花書簽

超棒的言情小說 洞螟-第七百六十七節 意外與伏誅分享

Warrior Eagle-Eyed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杀心暴涨的向云间一个闪身,利用光速报身,直接冲到了师弋的近前。
接连受挫让向云间对师弋的忌惮,高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为了避免师弋再弄出什么幺蛾子,他只想尽快将师弋给除掉。
另一边,无法动用心协镜这张底牌。
师弋根本没办法,拉开与向云间之间的距离。
来到近前之后,向云间身上那鼓点一般的心跳声再次响起,并直接将师弋给笼罩在了其中。
能力一经发动,向云间不由的安下了心来。
他的这门必杀技威力非凡,只要中招便没有人能够幸免,师弋已经必死无疑了。
不过凡事无绝对,真这么想就有些托大了。
向云间很快发现事情不对,在鼓点声的范围之内,师弋竟然半根汗毛都没有掉。
这种情况实在是太让向云间感到意外了,他根本不知道师弋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这个时候,如果向云间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
在师弋苍蓝色的法华之上,还重叠有一层白色的护盾。
而这层护盾,正是导致向云间杀招无效的源头。
没错,这层护盾正是师弋久未使用的巫器戒指。
当初,在师弋尚未达到高阶的时候,巫器戒指是师弋克制神识触手的利器。
在进入高阶之后,师弋已经不惧怕敌人的神识攻击了。
这巫器戒指,师弋自然是再也没有使用过。
不过,这并不代表巫器戒指就没用了。
巫器戒指的护盾,可以使得单一伤害无效。
用来抵挡向云间那不知名的必杀技,正好非常合适。
师弋行事向来走一步看三步,早在动用心协镜躲避向云间追击的时候。
师弋就已经悄悄的将巫器给开启了,甚至中途接连被鼓点攻击给擦中,也是师弋有意为之的。
毕竟,这巫器戒指的护盾。
是需要承受数次攻击之后,才能够生效的。
趁着向云间愣神的档口,师弋不退反进,直接栖进了向云间的身侧。
接着,师弋五指成拳。
六条手臂如风车一般,直接朝向云间卷了过去。
然而,向云间还是在千钧一发之际,收摄住了他的心神。
利用光速报身,他瞬间就拉开了与师弋之间的距离。
在使用赝胎之后,向云间实力暴涨,他的光速报身几乎没有使用间隔。
“师弋,你真的是接二连三让我感到意外。
我真没想到,那样的攻击都对你无效。
罢了,原因怎么样都好。
你所使用的无非是技而已,奇淫技巧再怎么高超。
也终究不是源于你自身,这意味着技是有极限的。
而我只需要用强横的实力,就能够将你碾为齑粉。
师弋,这就是力与技之间的差距。”向云间看着师弋,一字一句得说道。
向云间的这些话,看似是对着师弋说的,但却更像是对他自己说的。
师弋频出得手段,已经让向云间有些畏惧了,他更像是在给他自己打气。
不过,就像向云间所说的那样。
两者修为之间的鸿沟,师弋是没有办法填补的。
随后的战斗越来越白热化,师弋也越来越感到吃力。
凭借光速报身,以及强横无匹的光道能力。
向云间往往能在挥手之间,给师弋造成巨大得伤害,而师弋想要逮到向云间却有些难。
打着打着,向云间原本丢失的信心又全都找了过来。
甚至向云间都觉得,之前对师弋产生畏惧心理的他,真的很蠢。
带着这种又羞又怒的心理,向云间更想快点将师弋给了结掉。
只见,向云间一个闪身,直接来到了师弋的近前。
接着向云间左手双指一并,一柄光剑快速从他的指尖弹出。
向云间就这样手持光剑,贴身朝师弋刺了过来。
耀罗宗功法拥有隔山打牛的特性,这让向云间可以无视一部分法华的作用。
之前,向云间之所以能够偷袭八景宫宫主,并且成功得手。
这隔山打牛的功法特性,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如果换了其他人,哪怕动手再怎么快。
趁着法华破碎的这段时间,八景宫宫主也早就反应过来了,绝不至于直接被干掉。
而此时,向云间仗着他奇厚无比的法华。
打算近身直接用光剑,像杀八景宫宫主那样,把师弋给捅死。
面对向云间的光剑,师弋根本不敢用身体硬接。
不然,绝对是身首异处的下场。
而凭借向云间如今的修为,耀阳之力一旦侵入身体。
师弋抗不扛得住,真的有些不好说。
师弋不想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做尝试。
一念及此,师弋直接伸手一招。
彻骨剑瞬间脱体而出,飞入了师弋的手中。
师弋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拖延下去。
虽然黎民能力想要在向云间身上生效,所需的时间长的简直吓人。
但是这个时候,师弋能够依靠的也只有它了。
师弋一边想着,一边用彻骨剑去挡向云间刺来的光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师弋和向云间两人,都没有想到的情况出现了。
只见,师弋手中的彻骨剑如同切萝卜一般。
竟然直接将向云间手中的光剑,给削成了两段。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师弋和向云间都愣在了当场。
向云间看着师弋手中的彻骨剑,怎么也无法相信。
区区一件本命法宝,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威力。
别说向云间没想到了,师弋自己都有些吃惊。
要是知道彻骨剑这么厉害的话,师弋早就拿出来对付向云间了,何至于藏到现在。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惊叫声突然响起:
“怎么可能,世间的九牧之金不是都已经用光了么,你怎么会有九牧之金所升炼的本命法宝。”
两人寻着声音看了过去,这发声之人乃是降府府主夫人。
此时,她正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师弋手中的彻骨剑。
震惊之余,降府府主夫人的眼中还有一丝畏惧。
此时,师弋没功夫深究这些。
通过降府府主夫人的话语,师弋可以确定的是。
九牧之金可以对他们这些赝胎持有者,造成非同一般的伤害。
想到这里,师弋单手持剑猛的一刺,直接刺在了向云间的法华之上。
果然,就像师弋所猜想得那样。
这一剑刺出,向云间的法华瞬间就布满了裂纹。
随着,师弋手腕一抖。
向云间的法华就如同玻璃一般,顷刻之间就破碎殆尽了。
眼看着法华被师弋一剑捅破,向云间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
他不信邪的开始动用光道能力,疯狂的朝着师弋攻击。
而确认了彻骨剑的威力之后,师弋信心大涨。
只见师弋操着彻骨剑,用剑花将周身舞的水泼不进。
向云间的光道能力,在遇到彻骨剑的剑锋之后,瞬间就被斩了个稀碎。
向云间越是攻击越觉得无力,眼见师弋提剑朝他杀了过来,向云间终于崩溃了。
他动用光速报身,飞速朝着远离师弋的方向飞去,希望与师弋拉开距离。
接连的遭遇,以及重获新生对性命的珍惜,已经让向云间失去了所有的胆气。
心协镜他已经不想要了,他现在只想要活着。
而另一边的师弋,却不打算放过他。
只见,师弋握着剑柄的手猛的一松。
在师弋的控制下,彻骨剑嗖的一下朝着向云间飞了过去。
此时的向云间全无斗志仓皇不已,他下意识就想要用光速报身继续逃。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那让向云间熟悉的鼓点声,突然在他的附近响起。
让向云间没想到的是,那降府府主夫人竟然在这个时候,突然对他动手了。
向云间在这鼓点声当中奋力挣扎,好一会儿才挣脱出来。
然而,这个时候。
宛如幽灵一般的彻骨剑,已经飞到了他的近前。
只见彻骨剑猛得一个突刺,向云间瞬间就被贯穿了胸膛。
这个时候,求生欲望强烈的向云间,还想要继续挣扎。
然而,从彻骨剑所刺入的部位,他的身体开始不断风化。
“不、不!
救救我,救救我,我想活!”
在哀求声中,向云间的身体彻底消散,就好像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不过,他临死前的声音,还环绕在众人的耳边。
向云间到底是可怜亦或是可恨,反正人都已经死了,师弋也懒得深究。
师弋随手一招,将彻骨剑召唤到了自己的身边。
而在彻骨剑的剑身之上,还挂着一件东西,那东西看起来就像是一块石头一般。
没错,这件东西正是赝胎。
向云间在彻底化为飞灰之后,之前被他吞下的赝胎,反而是保留了下来。
师弋随手将赝胎,从彻骨剑上取了下来。
不过,师弋却没有关注这件诡异且威力惊人的石头。
师弋反而将视线移到了,侍立在一旁的降府府主夫人的身上。
师弋看着对方,一脸笑意的说道:
“很聪明的做法,控制住向云间确实省了我不少功夫。
不过,你可不要指望我会放过你。
毕竟,如今这种局面,可是你一手造成的。”
降府府主夫人闻言,先是畏惧的看了一眼,环绕在师弋身边的彻骨剑。
而后,她显得颇为乖巧的说道:
“我岂敢有这种想法,我自知这一切都是我酿下的祸患。
心有不安的我,只是想要做出弥补而已。
无论道友想要怎么惩处我,我都认了。”
对于这女人的话语,师弋打心底里不相信。
师弋更觉得,她帮自己杀死向云间,只是为了自保而已。
毕竟,向云间拥有光速报身,她可没有。
无论向云间能不能逃过师弋的追杀,反正她自己是不可能的。
与其这样,还不如用向云间的命,来讨好师弋。
不过,这降府府主夫人心思虽深,但是师弋确实没打算杀掉她。
这次事件给师弋带来了很多疑问,师弋需要有人能帮自己解开这些问题。
而作为这次事件的始作俑者,降府府主夫人是解开这一切的最佳人选。
一念及此,师弋开口对其人说道:
“我可以不杀你,不过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
只要你能够老老实实的回答,这次的事情我可以一笔勾销。”
降府府主夫人闻言,明显松了一口气,她当即就表示。
会将她知道的一切,全部都告诉师弋。
不过,师弋并没有马上询问她。
师弋将视线移向了,五雷宗宗主等人的方向。
当看到倒在地上的袁崇海时,师弋的眼中泛起了一丝寒光。
师弋向来有仇必报,可不会因为袁崇海重伤站不起来,就心软放过他。
一旦确定了敌对关系,师弋便不会再有任何的妇人之仁。
在师弋眼中,只有彻底死去的敌人,才是最好的。
况且,换位思考一下。
如果现在倒在那里的是师弋,对方也肯定不会手软的。
一念及此,彻骨剑嗖的一下飞了出去,直接从后心刺入了袁崇海的身体。
确认对方已经没了气息之后,师弋直接召回了彻骨剑。
恰在此时,天渊秘境也已经彻底结束了。
随着一股排斥力量出现,身在须弥山范围之内的修士,全部被送出了秘境。
师弋、降府府主夫人、以及其他几人,直接出现在了归墟通道附近。
出来之后,师弋没有多做停留,直接带着降府府主夫人离开了原地。
至于五雷宗宗主等人,倒不用去管他们。
他们虽然伤的很重,但是并不致命。
再加上他们的同门,也都从秘境之内出来了。
只要放出符传,他们的同门会前来接应的。
至于心协镜暴露之事,师弋并不怎么担心。
毕竟,降府府主夫人还在师弋的控制之下呢。
他们几人如果敢打心协镜的主意,只能是派人来送死。
更何况,就算不考虑降府府主夫人的因素。
真敢来找麻烦,就要承受师弋的报复。
之前,师弋当着他们的面干掉袁崇海,除了报仇也有些示威的意思。
一个胎神境修士的示威,他们身为圆觉境自然可以无视。
不过,师弋可不是一般的胎神境修士。
毕竟,向云间死后。
他体内的那枚赝胎,师弋可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收起来的……


Copyright © 2021 貴花書簽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