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花書簽

熱門都市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討論-449:小別勝新婚,天雷勾地火(一更)相伴

Warrior Eagle-Eyed

他從地獄裡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裡來他从地狱里来
“秦小姐搭乘的飞机失联了。”
咣的一声。
保温杯摔在了地上。
秦延君手机都没拿,直接去了机场。
赶上了下班高峰,路上很堵,秦延君在后面催:“开快点。”
方秘书连忙安慰:“董事长你先别急——”
秦延君急得眼睛里冒火:“你当然不急了,又不是你家里人失联。”他咆哮,“开快点!”
手机铃声响了,方秘书看了一眼来电,然后把手机挂掉,踩油门加速。。
去机场的路上,方秘书收到了几条短信,他看完后回了一条。
秦延君到机场的时候,其他家属刚被安抚下来,但也都不肯回家,要在机场等消息。
秦延君没有核对家属名单,直接拨开人群,问那位负责安抚家属的乘务人员:“有没有联系上?”
对方是位乘务长:“目前还没有,如果有消息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到各位。”
“营救呢?”秦延君一开口就是霸道董事长那味儿,“有方案了吗?”
乘务长安抚:“您放心,我们已经——”
秦延君打断,情绪非常激动:“怎么放心!我就这么一个孙女。”
声音太高亢,其他家属的注意力都被拉过去了,就见老人的拐杖用力敲在地上。
“你们机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飞机会失联?是不是你们的飞机有问题?”
别说什么不理智,也别说什么胡搅蛮缠,唯一的孙女都没了,要理智干什么?理智不了,这辈子都不可能理智。
乘务长耐心解释:“目前还不确定原因,我们会尽快——”
秦延君急火攻心,不听不听:“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你们机场开着玩的是吧?”
一想到他家昭里……
他抡起拐杖重重敲在旁边的椅子上,恶狠狠地放话:“要是我孙女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会告你们!”
这时候,情绪最容易被带动。
其他家属跟着咆哮:“对!告你们!”
方秘书感觉场面有点失控,赶紧上前:“董事长。”
秦延君又一拐杖敲下去:“你们给我等着,我要让你们机场倒闭!”
其他家属纷纷站起来,摔东西的摔东西,踹桌子的踹桌子:“赶紧倒闭吧!无良机场!”
好了,这下彻底失控。
方秘书去拉:“董事长。”
秦延君一棍子抡在他腿上。
方秘书:“……”
痛到呆滞!
眼看着就要暴乱了,乘务长通知了安保人员,并试图让带头分子镇定下来:“老先生,您先别激动——”
秦延君激动得目眦欲裂:“你当然不激动了,失联的是我家人,又不是你家人!”
乘务长瞬间红眼:“我丈夫也在飞机上。”
得,乘务长的防线这下也跟着垮了。
然后就是大型哭丧现场。
“昭里啊。”秦延君趔趔趄趄了几步,一屁股坐到地上,悲痛欲绝,“爷爷对不起你呜呜呜……”
其他家属:“呜呜呜……”各种爸爸对不起你、妈妈对不起你、奶奶对不起你、老公对不起你……
乘务长同样泪眼婆娑。
秦延君边哭边悔不当初:“要不是我不同意你跟那个小白脸谈恋爱,你们也不会分隔两地,你也不用坐飞机去国外,当初你爸爸妈妈也是这样没的,都是我造的孽。”
秦延君掐住鼻子,徒手擤了把鼻涕:“要是你人没了……我也不活了!”他老泪纵横,他痛哭流涕,他伤心得不想活命,“呜呜呜,昭里呜呜呜……”
平时端得有多高,现在哭得就有多惨。
言情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449:小別勝新婚,天雷勾地火(一更)鑒賞
“昭里,爷爷对不起你啊。”
“对不起你死去的爸爸妈妈。”
“爷爷就是不想你跟着小白脸吃苦,爷爷只是想让你成为人上人。”
“你没有兄弟姐妹帮衬,爷爷就想你多积累点财富,那样以后就不会有人敢欺负你,呜呜呜,昭里呜呜呜……”
“我的孙女啊!”
“呜呜呜……”
“我要告你们,无良机场,你们赔我孙女,呜呜呜……”
好不容易被安抚下来的家属们集体崩溃,一起哭,一起大喊要机场赔女儿赔父母赔爷爷奶奶赔女朋友……
乘务长想到自己的丈夫,也崩溃了。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安保人员也不知道怎么办,机场那么多人看着,万一处理不妥当,舆论后果不堪设想。
方秘书揉了揉刚刚被打疼的小腿,一瘸一拐地上前,递上手帕:“董事长——”
秦延君一把推开:“死开!”他往后躺,哭到快要昏厥,“我的昭里呜呜呜……”
突然——
“爷爷。”
是孙女的声音。
秦延君愣愣地回头,看见了孙女和孙女的那个小白脸,他揉揉眼睛,不敢相信:“方秘书,我是不是眼花了?”
方秘书腿疼得不想说话。
秦昭里眼眶也有点红,声音哽咽:“是我,爷爷,我没上飞机。”
秦延君呆滞了十几秒,然后抹了把眼睛,拄着拐杖站起来,整了整身上的中山装,再掸了掸灰,恢复平时的冷漠神情,甚至有点暴躁:“我不是你爷爷,请叫我董事长。”
秦昭里:“……”
方秘书:“……”
茅坑里的臭石头都没这老爷子脾气臭。
乘务长这时接了一通电话,接完电话活过来了:“各位家长,飞机已经联系上了,乘客也都安全。”
家属们谢天谢地谢菩萨保佑。
秦延君冷着脸走了几步,回头:“没上飞机就不会给我打个电话?”
秦昭里说:“我打过了。”
方秘书解释:“董事长,您手机落办公室了。”
秦延君恼羞成怒:“你就不会给方秘书打?”
秦昭里说:“我也打了。”
秦延君扭头,往方秘书的方向投去死亡目光。
方秘书怕再挨棍子,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一步:“刚刚没机会说。”
秦延君暴怒:“你被解雇了。”
方秘书看向秦昭里。
秦昭里试图安抚:“爷爷。”
秦延君刚刚出了洋相,拉不下脸来,嘴硬道:“请叫我董事长。”
秦昭里也是个脾气大的:“我还好好的你就不爽是吧,非要我出点什么事?”
秦延君被她噎住。
气氛僵着,祖孙两个谁也不先服软。
失联的飞机在另一个城市迫降了,刚刚哭闹的家属都在给家人打电话,一个个又哭又笑的。
秦延君态度松动了一点,他问姜灼:“你这次回来还走不走?”
要是不走他就原谅他们。
姜灼如实回答:“下周还要回去。”
秦延君顿时冷脸:“滚吧,小白脸。”
方秘书:“……”是他太单纯,居然还在期待世纪大和解。
没有世纪大和解,只有祖孙对垒。
“秦董事长,”秦昭里听不得姜灼被骂,“你别太过分。”
秦延君哼了声,扭头就走了。
哎!
方秘书叹气,对秦昭里说:“老爷子他很担心你,刚刚还哭得很惨来着,就是嘴硬。”
秦延君在十米之外咆哮:“还不滚过来开车!”
方秘书赶紧过去。
他是如此无辜,他的腿还在隐隐作痛,他是如此如此无辜。
秦延君坐进车里:“方秘书,你是故意的吧。”
方秘书怎么可能承认呢:“董事长明鉴,我对您的衷心日月可知天地可鉴。”
对的,他早就收到了秦昭里的短信,也是他通知秦昭里来机场的,他以为会有感天动地的世纪大和解。
他能有什么坏心眼呢?他只不过不想再每天虚假地问董事长要不要改遗嘱而已。
秦延君用眼神狠狠剜他。
他继续开车,安静如鸡,失策啊失策,他应该把董事长刚刚哭天抢地的样子拍下来才对。
秦昭里和姜灼从机场出来的时候,秦延君的车已经开远了。
姜灼一只手帮女朋友拿包,一只手牵着她:“昭里,你爷爷其实很爱你。”
秦昭里傲娇地哼了声。
姜灼好声好气地劝她:“你跟他服个软,不要再和他闹别扭了。”
秦昭里气不过:“我哪里闹别扭了,是他无理取闹。”一口一个小白脸,听得都来气。
姜灼总是很理智、很通透,他说:“你爷爷年纪已经很大了,人活百年,他没有有很多跟你无理取闹的时间了,不要等到以后后悔,你就迁就他一下,嗯?”
秦昭里其实已经被说动了,还要嘴硬一下,不情不愿地嗯了声:“你怎么跟个老妈子似的。”
当初还以为她找的是小奶狗,哼,一点都不奶,床上也不奶。
“你要是不喜欢我唠叨——”
她在他嘴上啵了一下:“喜欢死了。”
机场门口人来人往,姜灼脸皮薄,被亲得脸发烫:“这里好多人。”
秦昭里也不嫌热,抱住他的手:“那我们回家亲。”
她出门没有带太阳伞,夏天的阳光很烈,他用手挡在她额头,给她遮太阳:“家里有菜吗?你还没吃午饭。”
秦昭里上飞机之前,接到了他的电话。
他偷偷回来了,要给她惊喜,所以她才没有上飞机,两人回家之后,她接到徐檀兮的电话,知道了飞机失联的事,秦延君的电话打不通,她收到方秘书短信后就赶去机场了,饭都还没吃。
不过——
秦昭里诚实地说:“吃什么午饭,我现在就想和你跟你睡觉。”


Copyright © 2021 貴花書簽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