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花書簽

gnarr精品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愛下-第五百零一章 一個不成熟的小建議相伴-nkeo1

Warrior Eagle-Eyed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最近的几次抽签,俱是收获不俗,竟然教钟文忘记了自己的本质,是个非酋。
呆立良久,他才叹了口气,来到另一个书架面前,再次伸出右手,朝着一排排散发出浓浓书香的古籍摸了上去。
“录入‘灵药类’书籍达到五百册,请抽签获取奖励:1、醍醐灌顶(一卷);2、十万个为什么;3、战神诀。”
“丹阁”收藏的古籍之中,以“炼丹类”和“灵药类”最为丰富,过不多时,又一条抽签信息出现在了书架面板之中。
“呼!”
钟文举起双手拍了拍脸颊,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在心中默念道:“抽签!”
“恭喜你获得奖励:十万个为什么!”
钟文:“.…..”
若非身体素质过硬,他几乎就要一口老血喷在地上。
看来今天手太黑,不宜抽签。
钟文恨恨地想着,迈开大步,将剩余的书籍统统纳入脑中,随即又跑出藏书楼,拖着候在门外的廖启灵,直奔灵药库房而去。
又过了约莫小半个时辰,他才面带微笑,心满意足地自库房之中踱了出来,而尾随其后的阁主廖启灵则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脸,教人一看便知是被钟文狠狠薅了一波羊毛。
诸事了结,又没能逮到云清瑶,钟文正欲寻了叶青莲等人一同离去,却被一道人影拦住了去路。
苍白的鬓发,黑色的长袍,以及那张冷冰冰的脸庞,无不昭示着眼前之人,并不容易相处。
“丁长老!”
韩娱之最强天团
看清来人容貌,廖启灵面现惊讶之色,脱口而出道。
原来拦路之人,正是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神医”,来自“思断崖”的圣地长老丁老怪。
“廖阁主。”丁老怪的声音很僵硬,听上去十分刺耳,不带一丝感情,“能不能让老夫和这位小兄弟单独聊聊?”
“这……”廖启灵迟疑地看了钟文一眼,不敢擅自替这煞星做主。
“小兄弟,老夫姓丁,忝为‘思断崖’长老。”丁老怪见了廖启灵表情,眼中隐隐闪过不屑之色,随即转头看向钟文,努力在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世人大多喜欢称呼我‘丁老怪’。”
“丁老怪……”钟文细细体味着这个称呼,隐隐感觉有些耳熟。
“老夫想要和小兄弟做一笔交易。”丁老怪努力使自己的语调显得柔和,却依旧难掩嗓音里的粗糙感,“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
他嘴上说着要钟文借步,眼神却瞟向一旁的廖启灵,目光之中满是嫌弃,就仿佛在说“你怎么还在这里?”
廖启灵心中无限憋屈,堂堂“丹阁”阁主,万亿世人敬仰的绝代大佬,竟然在这一日间丑态毕露,频遭鄙视,沦为极度卑微的存在。
然而,眼前这两个人,却都是他得罪不起的对象,当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且不说钟文的武力值太高,集合整个“丹阁”之力也无法与之抗衡。
丁老怪“天下第一神医”和圣地长老的身份,更是教他一点脾气都发不出,哪怕对方直接把口水吐到脸上,他也只能陪着笑脸,唾面自干。
“丁长老,大师,我有些事情要离开一会。”总算他及时调整心态,非常识趣地说道,“你们先聊。”
说罢,他对着二人抱了抱拳,便急匆匆地跑开了去,就仿佛和这两人多待一刻,便要多受一分煎熬。
“不知前辈有何指教?”钟文回过神来,不卑不亢地说道。
“小兄弟没听说过老夫么?”丁老怪颇为诧异地问道。
在七大圣地之中,若论哪一位长老的名头最响,最为世俗中人所熟知,无疑就是这位白发黑袍的丁老怪了。
世人谁不惜命?因而“天下第一神医”的名头,无论对于圣地还是世俗,都有着难以想象的吸引力。
虽不能说人尽皆知,可但凡修为达到灵尊境界的强者,却大多听说过这位丁老怪的赫赫威名。
“晚辈出身世俗门派。”钟文摇头道,“不怎么认识圣地中人。”
“小兄弟年纪轻轻,竟然能在世俗之中修炼到这般境地,此等天赋,当真是闻所未闻!”丁老怪口中赞叹着,声音里却不带多少感情,教人怎么听怎么别扭,“老夫对于医术一道颇有研究,承蒙一些朋友谬赞,得了个‘天下第一神医’的虚名,倒是让小兄弟见笑了。”
“原来是你!”
听见“天下第一神医”这六个字,钟文脑中灵光一闪,瞬间浮现出当初与黎冰之间的对话,忍不住脱口而出道,“你就是黎冰口中的丁老怪!”
你不是不认识圣地中人么?
丁老怪满头黑线,感觉自己遭到了戏耍,强忍着情绪道:“小兄弟认得冰螭岛的黎副岛主?”
“算是吧。”钟文眼中不觉闪过一丝柔情。
“适才有幸得见小兄弟的炼丹之术,当真令老夫叹为观止,惊为天人。”丁老怪不愿再过多寒暄,直接转移话题道, “老夫厚颜,想请小兄弟帮忙炼制一种丹药。”
他看似满口夸赞之词,实则毫不走心,说话机械得如同棒读一般,教人听了很不舒服。
“哦?不知前辈想要炼制哪一种丹药?”
钟文脸上露出讶异之色,没料到堂堂“天下第一神医”,竟然会跑来请自己炼丹。
“不知小兄弟可曾听说过‘神皇焱焱丹’?”
“前辈想要炼制‘神皇焱焱丹’?”钟文脸上的惊讶之色更浓,“此丹需要七七四十九种火属性灵药,还得以特殊手法加以炼制,想要成丹,并不容易。”
“小兄弟果然家学渊源,竟然知道这种冷门丹药。”丁老怪僵硬的脸上第一次流露出些许惊喜,“老夫走遍天下,历时十四年,已然集齐了七七四十九钟灵药,这最后一株三千年‘昭阳草’,正是今日与廖阁主交换而来。”
原来丁老怪此来“丹阁”,并非为了观礼,而是听闻廖启灵收藏有一株三千年“昭阳草”,特意千里迢迢赶来求药。
“前辈意志坚韧,晚辈佩服!”
听闻丁老怪为了搜集“神皇焱焱丹”的药材,竟然耗费了整整十四年之久,钟文面色一正,心中暗暗生出钦佩之情,“只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替前辈炼丹,晚辈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小兄弟果然直爽,和那些假惺惺的伪君子不同。”丁老怪没料到钟文竟然会直接索要报酬,吃惊之余,对眼前的白衣少年,也不觉高看了一眼。
以他的身份,平素最不缺少的,便是讨好巴结之人,忽然遇见钟文这么个异类,非但不觉生气,反而感到有些新鲜,认为这少年人不同凡响,是个人物。
钟文嘿嘿一笑,并不接话。
“只要小兄弟愿意出手。”丁老怪接着道,“老夫承诺日后无偿出手,帮你治疗一个人,如何?”
若是教其他人听见这一番话,只怕会幸福得晕过去,无论丁老怪提出何等请求,都要争着抢着答应。
“天下第一神医”答应出手一次,对于普通修炼者而言,几乎相当于多了一条性命,这样的承诺,便是千万灵晶,也未必能够换来。
“这有什么用?”钟文脸上非但没有激动之色,反倒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道:“炼丹不易,还请前辈给出足够的诚意才是。”
丁老怪双眼圆睁,嘴巴张得老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自从他的医术得到世人认可之后,每时每刻都有无数人想尽办法求上门来,只为得到他的一次治疗。
随着“天下第一神医”的名头传扬开来,他出手的次数逐渐减少,而每一次治疗的诊金,却越来越高。
曾经有世俗中的顶级权贵为了求他医治,不惜卖儿卖女,倾家荡产,足见一位神医的价值,究竟宝贵到了何等地步。
久而久之,连丁老怪都习惯性地认为,自己的 “治疗”,可以被当做硬通货来使用。
然而,眼前的少年居然用“有什么用”这四个字来形容自己的一次出手,他只觉心头剧震,连三观都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小、小兄弟,你可知道老夫的一次出手,意味着什么?”
好半晌,他才回过神来,吞了吞口水,结结巴巴地说道。
“不瞒前辈说,晚辈自己也是一名医师”钟文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对医术也算是小有研究,又何需前辈出手?”
“小兄弟,你这……”丁老怪当真是哭笑不得,正要耐心向他解释“医师”和“天下第一神医”之间的区别。
却听钟文又接着说道:“况且前辈连自己心脉的伤势都未曾治愈,这‘天下第一神医’的名头,只怕有些水分。”
此言一出,丁老怪眼神瞬间变得凌厉无比,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浩瀚而恐怖的气息,脸上再也没有半点笑容。
“你到底是谁?”他的声音冰冷,隐隐透着肃杀之气,“怎么会知道老夫的伤势?”
“不是说了么?我是一名医师。”钟文脸上带着懒洋洋的笑容,丝毫不受丁老怪的气势影响,“前辈或许可以用药物改变脸色,甚至调整呼吸,可心脏跳动的频率,却是骗不了人的,若是再不想办法解决,你只怕见不到明年春天的花开了。”
丁老怪恶狠狠地盯视着钟文清秀的脸蛋,仿佛要用锐利的目光将他刺穿。
钟文却似毫无所觉,依旧没心没肺的笑着,丁老怪那灵尊级别的恐怖威压对他而言,竟然如同不存在一般。
良久之后,丁老怪终于沮丧地叹了口气,垂下了脑袋:“你说得没错,老夫怕是活不到开春了。”
“若是晚辈没猜错的话,前辈的心脉,乃是被人以特殊灵技震伤,而且此人的修为在前辈之上,因而这股灵力一直盘踞在你体内,始终没有散去。”钟文好奇道,“这类伤势,只需要有修为更高之人出手,将这股灵力震散,再辅以药物治疗,多半便可以痊愈,前辈何不请圣人出手?”
“.…..”丁老怪沉默不语,脸上神情不断变幻,良久之后,才缓缓开口道,“只因老夫是‘天下第一神医’,这世上没有我治不好的病。”
“所以你不愿请他人出手?”钟文大感荒唐,“为了一个虚名,你连性命都不要了?”
“没有背负过这样的名头。”丁老怪摇了摇头,声音里带着些许苦涩,“你是不会明白的。”
不知不觉间,他的表情和嗓音变得鲜活了许多,不再似先前那般僵硬而冰冷。
“‘神皇焱焱丹’不但可以祛除寒气,对于火属性功法的修炼者亦是大有裨益。”钟文又道,“却并不能治疗前辈的伤势。”
换魂新娘
“我丁老怪的敌人并非只有一个。”丁老怪解释道,“老夫有一个孙儿名叫丁峥,被人以阴寒之气所伤,请小兄弟炼制丹药,也是为了在我入土之前,治好峥儿的伤势,保住他的性命。”
“原来如此。”钟文恍然大悟,随即忽然说道,“前辈明知自己时日无多,还许下‘出手一次’的承诺,却让我以后要到哪里去寻你?原来还没交易,便先存了赖账的心思。”
丁老怪老脸一红,支支吾吾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正如钟文所言,他的确是打算开张空头支票,当一回白_嫖党,让钟文免费替自己打工。
原本他打算在集齐四十九味药材之后,请“思断崖”的一位炼丹大师出手炼制“神皇焱焱丹”,然而在见识到钟文的炼丹手法之后,却惊为天人,心知这名少年的丹道造诣,极有可能远远高于自己所认识炼丹大师,这才动了请钟文炼丹的念头。
此时被钟文当面揭穿了心思,丁老怪登时羞得无地自容,恨不能找条缝钻进去,完全不敢抬头看他。
“前辈。”
正当他以为事情要黄,钟文脸上忽然露出一丝坏笑,“晚辈有一个不成熟的小建议。”


Copyright © 2021 貴花書簽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